您当前的位置:

东吴末代君王孙皓:暴君的演变之路

他是孙权的孙子,东吴的末代君王,没错,他就是三国东吴君主——孙皓!不过令人疑惑的是他继位之初施行过明政,依稀可见明君风范。然而,继位没多久,他就成为令天下人为之心生畏惧的暴君!那么,三国君主孙皓是如何成为暴君?孙皓有哪些暴君行径?

东吴末帝元兴元年底,在巩固好手中握有的权力后,孙皓性 情大变,脾气变得极为暴戾,又颇多忌讳,不准说这不准说那,大臣稍不留神说了一句犯忌讳的话,脑袋立马不保。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濮阳兴,刚流露出半点悔 意,就被孙皓流放到广州,半路上又被诛杀,屠灭三族。

濮阳兴被捕是在元兴元年的十一月初一,距离拥立孙皓登基的八月初三,还不到三个月。第二年,也就是甘 露元年,公元265年七月,当初同意立孙皓为帝的皇太后,被孙皓逼迫自杀,长子孙和次子不久也被诛杀。“加之好学”的孙皓,翻脸真的比翻书还快,或者说是比川剧变脸还快。

孙皓的暴虐,不止杀人。不知是因为相貌过于丑陋还是何故,孙皓很烦别人看自己,臣下觐见都是低着头,从来不敢抬头看一眼。

东吴末代君王孙皓:暴君的演变之路

后来孙皓一手提拔的左丞相陆凯(即陆逊侄 子)斗胆劝诫了几次,陛下您还是让咱们看几眼记住你的模样吧,否则一旦有突发事件,大臣们都不认识你,去保护谁啊!孙皓有所改正,但也只是特许陆凯抬头看 看自己而已,其他人还是难睹天颜。酒色向来是暴君的标配,孙皓也不例外。孙皓不仅自己要喝好喝倒,臣下如果不喝好喝倒,大事必然摊上。

有次孙皓大会群臣,大臣王蕃真真是喝醉了,孙皓却怀疑他还有量,是在装醉。假意让侍卫送王蕃出去,随即又叫回来。王蕃平素较为注意仪容,一听皇帝又 叫自己回来,强忍着酒醉还是整理好着装,华丽的走出一条直线,叩头拜首。

孙皓一看,老小子还能走直线,分明是没喝醉,竟敢欺君,当即喝令左右将王蕃就地处 决。这还不算,又把王蕃的头颅砍下,扔到山脚,供虎狼争抢啃噬,孙皓神色自若的率群臣在山上观看。(这点,孙皓还是颇有乃祖之风,当年孙权也曾因为大臣喝酒不尽兴要捅死人家。

由此可见,孙皓再也不是继位之初那个虚心求教,施行明政的东吴帝王了。小编不由地感叹:自古以来,至高无上的帝王权利总是能够极大的影响着一个人!


刚即位时放宫女出宫的做派,并不妨碍孙皓直接一百八十度的漂移转弯去重新充实后宫,怀柔江东美女。大内侍从每年都要走遍江东各郡,为孙皓物色女子。这还不够,东吴省部级以上官员的女儿,都要在孙皓那登记造册,等到十五六岁的时候进行挑选。孙皓看不上的,才允许出嫁。这样几次三番采择,后宫里的美女有千人之多,但仍然要多多益善。

濮阳兴已经看不到孙皓后来的这些所作所为,但万彧还能看到,他试图依仗着与孙皓旧日的深交多加规劝。可孙皓已经不是他在乌程的那个旧时相识,劝诫一次,孙皓发怒一次。

终于,万彧决定纠正当年的错误,要废掉孙皓另立贤君,不幸消息走露。气急败坏的 孙皓准备在宫中宴饮之时,于酒中下毒,毒死万彧。但给万彧倒酒的侍者起了恻隐之心,私下少倒了几杯,万彧这才在酒桌上躲过一劫。可孙皓要你三更死,谁敢留 你到五更。

万彧明白,这次是躲不过去了,遂在忧郁之中自杀而死。商议拥立孙皓为帝时,万彧的赞扬,濮阳兴的观察,并不一定就是走了眼。孙皓的好学上进、奉 公守法、才识明断,还不一定就是装出来的。当年的孙皓,或许真是个好王爷。

东吴末代君王孙皓:暴君的演变之路

但绝对的权力改变了这一切,扭曲了孙皓的性情。绝对的权力会 使人变形,尤其是这种权力掌握在一个没有任何制衡机制可以对其进行约束的人手中时,再宽和仁厚的谦谦君子,也会在绝对权力的快感和生杀大权的刺激下,泯灭 了往日人性,触发其内心深处的恶之花。

好的制度能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使好人变坏。在绝对权力的诱惑下,当年的好王爷变成了坏皇帝。没有好的制度,仁君 与暴君,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在没有建立起相应制衡机制的前提下,任何集中权力烘托核心的行为,都注定会是一场灾难!末帝孙皓的东吴,只是这种灾难的寻常受害者之一。这样的戏码,在历史上从不缺乏。而历史从来不止是过去,还包括现实!

总之,东吴末代君王孙皓走上暴君之路,既有其自身的不足,也有外界的原因。首先从自身而言,面对帝王至高无上的权利,他太过于唯我独尊,刚愎自用,缺乏君王的沉着冷静:其次,他周围并无真正的弘股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