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吕雉:恨亦无过

吕雉嫁给了刘邦,刘邦不事农务也就罢了,他还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起兵造反。

我就不信这种情况下,刘邦会跟吕雉商量。不会的,那个时代的人,或许会跟哥们商量,但犯不着征求老婆意见。但一旦出了什么事,真正受到牵连的,肯定是老婆。

在没有刘邦的日子里,吕雉至少还为刘邦做了几项重大的牺牲:

首先,是养育一双儿女;

其次,是赡养双亲;

接着,是耕种农田、操劳家务——这些都是普通女要需要面对的,但吕雉还有以下两项功劳:

吕雉:恨亦无过

一、在刘邦逃亡期间,沛县抓住了吕雉,扔到了监狱里,而且对她非常不好,具体是怎么殴打怎么凌辱不得而知,但这在当时激怒了一个狱卒:任敖。

任敖和刘邦关系好,看到刘邦的老婆被人欺负,就打伤了狱吏。此人也成了吕雉的恩人,在吕后掌权时,任敖当过御史大夫。

二、刘邦参加了三年的反秦战斗,又与项羽对抗,攻打到彭城;此时,刘邦的父亲、妻子、儿女都在彭城;但刘邦并没有去接家人。

于是,项羽抓住了吕雉、吕太公,一双儿女侥幸逃脱。吕雉与太公在项羽的军营中做了二十八个月的人质。

这些功劳或苦劳,是吕雉重要的政治资本。连太子太傅叔孙通也说,“吕后与陛下攻苦食啖,岂可背哉!”

但如果仅仅以为吕雉的存在感,只是因为她是刘邦未下堂的糟糠妻,那就错了;吕雉虽是女儿身,但她还有两个哥哥,吕泽和吕释之都参与了刘邦的起义,而且吕泽是一员大将。


关于吕泽的事迹记录很少,不过在《史记》的《功臣表》上记载了他的功劳:“以吕后兄初起以客从,入汉为侯。还定三秦,将兵先入砀。汉王之解彭城,往从之,复发兵佐高祖定天下,功侯。”

看得出来,吕泽多次带兵;前面的《项羽本纪》也提到,“是时,吕太后兄周吕侯为汉将兵居下邑,汉王间往从之,稍稍收其士卒”,表明当时吕泽是带兵守卫下邑,独当一面的,是独立于刘邦之外的军队。

就是说,吕泽本身也是军功集团的重要代表。关于吕氏部的情况,只能零星地找到一些线索,《功臣表》记东武侯郭蒙有“属悼武王(即吕泽),破秦军杠里、杨熊军曲遇”一事,表明吕泽是带兵将领。

被标识为吕泽部下的人还有如丁复、蛊逢(《汉书》作虫达)、朱轸、冯无择、周信、吕婴等。其中,丁复的受封地居然达到七千八百户,此人的功劳当在樊、郦、滕、灌之上,但除了《功臣表》外却找不到只言片语的记录。

对此现象,史学界有两种解释。一是认为吕氏家族被诛后,把握朝政的军功集团对历史进行了篡改,抹去了吕泽及其部下的战斗和功勋,所以在史料记载中他们都消失不见了。

吕雉:恨亦无过

另一种则是认为吕氏一家的军功其实很有限,是吕雉的运作,把吕氏及其部下的功劳大大抬升,论功行赏时居然比樊哙等还高。两种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都无非常确凿的证据。

如果说刘邦起兵反秦时,生死未卜,不带妻子还是合理的话,那么,他到了彭城,他迟迟不接只有两百多里外的沛县的妻儿,显然就是太不把吕雉和一双儿女放在心上了。

的确如此,吕雉和太公被项羽抓走当人质了,刘邦碰上了失散的儿子和女儿,但为了能逃得快一些,他三番几次把一对小孩从车上踹下去。吕雉对这样的丈夫,会不会心生恨意?

还有项羽要烹刘太公和吕雉,刘邦笑嘻嘻地,一点都不在乎。你是吕雉,你会作何感想?

在做了项羽两年零四个月的人质之后,吕雉回到了汉营。而此时,刘邦身边已有了戚姬。吕雉归汉后,已经是“常留守,希见上,益疏”。每次都她在看家,刘邦带着戚姬一起出差。

仅以此来看,刘邦想要废掉吕后生的太子刘盈(没有过错),另立戚姬的儿子,别说吕后想不通,不答应,跟着刘邦一起吃过苦头的军士们,也不会答应啊。

能抛弃有功的吕后,焉知日后不会抛弃胼手砥足的其他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