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法正的迎接队伍满载财物开到荆州的时候,庞统等人都乐得心里开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要了不白要,纷纷劝说刘备大干特干">
您当前的位置:

刘备入蜀是怎么成功的

当法正的迎接队伍满载财物开到荆州的时候,庞统等人都乐得心里开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要了不白要,纷纷劝说刘备大干特干。

庞统为刘备分析形势:自从曹操南征刘表,荆州就残破不全,曹、刘、孙三方势力盘根错节,很难有大的作为。益州不一样,相对来说国富民强,人口众多,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占据益州才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刘备当然渴望得到益州,但在思想上还有一点转不过弯来。根据多年的斗争经验,刘备总结出自己的特色和成功的秘诀——就是和水火不容的仇人曹操对着干,“(曹)操以急,吾以宽;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谲,吾以忠;每与操反,事乃可成耳”(《三国志》注引《九州春秋》)。

刘备入蜀是怎么成功的

刘备做徐州牧,是陶谦的遗命;做豫州牧,是中央政府任命;袭杀车胄夺取徐州,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做荆州牧,是刘表、刘琦父子死后部下拥戴的。

到目前为止,刘备自认为从来没有依靠武力抢夺过别人的地盘,从来没有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做事一向是有原则有底线的。

刘备不是那种做事不想就干、干了再想的人。此时,刘备又在先想再干,想通了才干。在他看来,抢夺别人的东西,是不道德的强盗行为,曹操能干他不能干。现在去抢益州,不就和曹操同流合污了吗?不就失信于天下了吗?

仁义,是刘备的立足之本。如果失去仁义,刘备不知道靠什么去赢得人心,靠什么去打败曹操。庞统决定为刘备解开这个心结。庞统认为,要成大事必须懂得权变灵活应对,不能死守仁义信条。夺取益州之后让人民过上好日子,给刘璋一个好的归宿(封以大国),就不是忘恩负义。庞统指出最关键的一条,刘璋终究是守不住益州的,我们不夺取就会被别人夺取。这个“别人”指的正是仇敌曹操。为了打败曹操,我们必须要夺取益州。

刘备终于豁然开朗。仁义是很重要,但只靠仁义打不败曹操,还得有地盘和人马。

仁义加实力,才是真正的王道。

法正也在此时表明心迹,正式改换门庭投靠刘备。他将益州的军事机密、钱粮府库、地理形势、路程远近等所有自己知道的情报,毫不保留地奉献出来,当然还有张松做内鬼的事。

对于张松和法正排除万难出卖刘璋,一心帮助自己兼并益州的行为,刘备有几分意外几分高兴,更增加了夺取益州的信心。

刘备进军益州,奉行的是稳健的扩张战略,大批精兵猛将镇守荆州,保卫根据地。他留下诸葛亮主政、关羽掌军,张飞任南郡太守,赵云作为留营司马,一同留守大本营。刘备率领入蜀的谋臣武将,主要是庞统、法正、黄忠、魏延、霍峻、卓膺、伊籍、陈震等人。入蜀带领的军队数量,约有两万人。此外,法正和孟达带过来的四千运输兵被刘备交给孟达率领,全留在荆州。

建安十六年(211)十二月,刘备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率领军队沿长江西上进入益州。

刘备大军进展十分顺利。因为刘备名义上是来帮助刘璋干活攻打张鲁的,所以刘璋命令地方官员一路列队欢迎,热情招待。

刘备驱兵两千多里,很快经江州(今重庆),由垫江水(今涪水)到达涪城(今四川绵阳),距益州治所成都仅三百六十里。

在涪城,刘备与刘璋有一个约会。

约会的场面十分壮观。刘备带来两万多军队;刘璋更是带来三万军队,浩浩荡荡,“车乘帐幔,精光曜日”。主人刘璋非常热情,送给外援刘备“米二十万斛,骑千匹,车千乘”(《三国志》注引《吴书》),还有数不清的财物。

感动之下,刘璋推举刘备担任大司马,兼任司隶校尉。刘备也推举刘璋出任镇西大将军,兼任益州牧。两位老板互相任命官职互相捧场之后,坐在一起拉着手联系感情,天天搞派对。双方将士也在一起喝酒吃肉,欣赏舞蹈,享受音乐,开起了联欢会。

这一次约会,时间竟然长达“百余日”。

在和刘璋进行的百日欢宴中,张松和法正多次建议刘备就地在宴会上解决掉刘璋。庞统也和张松的看法差不多,建议刘备立即动手控制刘璋,这样不用流血牺牲就能得到益州。

刘备拒绝了。

刘备入蜀是怎么成功的

刘备以为得人心者得天下,人心最重要,其次才是地盘。仁义,在刘备看来,不只是个人的行为原则,也不只是社会的道德规范,而是一种政治观,一种方法论。

刘备权衡利弊,认为夺取益州不可仓促,应当先收服人心,而收服人心需要时间。

欢乐的时间总是很短,百余日的约会很快过去,离别的笙箫已经悄悄吹起。

刘璋确实够意思,分手之际又拨给刘备好几千军队。

既然没有跟刘璋翻脸,刘备只能假戏真做,率军北进汉中。此时刘备的军队达到三万,军械粮草也是应有尽有,军容十分壮观。

大军北进到葭萌关(今四川昭化南)停了下来。既没有北上攻打汉中张鲁,也没有南下进攻成都。

史书上的记载,刘备停在葭萌关是“厚树恩德,以收众心”。

实际上,除了收服人心之外,此时的刘备还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一个当强盗的理由,一个攻打刘璋的理由。

可刘备找死也找不出理由。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地过去,转眼已是建安十七年(212)年底。刘备入蜀已经整整一年,难道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和刘璋一起慢慢变老?

关键时刻,还是大舅子孙权解决了刘备的难题。曹操大军进攻濡须口,孙权难免有几分紧张,于是写信向刘备求救。

不过刘备没有救孙权,反倒是孙权救了刘备。

刘备接到信后,灵感终于来了,派人前去告诉刘璋自己不能当外援了,必须要回荆州,去拉大舅子孙权一把,也减轻与乐进作战的关羽的压力。到益州一年领了那么多工钱,却什么活也没干,刘备算准了刘璋一定会发脾气。

为了保证刘璋的脾气顺利发起来,发得猛一点,刘备还向刘璋提出不合理要求,索取很多东西,比如兵马一万,物资财宝N多等。

使者派出去后,刘备就等着刘璋发脾气,然后找理由开打。

为自己即将到手的理由,刘备满怀期待。

但刘备还是失望了。刘璋不但毫不生气答应让他回荆州,而且还出人意料地接受了他的不合理要求。只是在数目上,打了个折扣,答应给四千军队,其他物资都给一半。毕竟刘璋也不是富得流油,一下子拿出那么多军队和财物,手头还是有点紧张的。

刘备彻底无语了。随你怎么欺负就是没脾气,这是什么人品啊!

罢了罢了,就凑合着拿打折扣的事当理由吧。好歹总算找到一个当强盗的理由了,刘备立即召集将士,做起思想工作,号召全军上下统一思想转变观念化友为敌,准备攻打刘璋:“我们为刘璋出力干活,转战千里,非常辛苦,他却不发工资不给赏赐,这绝对不可以!”

真难为刘备了,等了这么久,只等到这么一个没有多少说服力的理由。

恰巧此时张松做内鬼的事泄露了。张松不知道刘备宣传要回荆州只是为了找一个撕破脸的理由,他以为刘备真的要回荆州,眼看前功尽弃十分冲动,连忙写信劝阻:“现在益州唾手可得,怎么能够放弃呢?”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张松做内鬼的事,被他哥哥张肃发现了。谋反可是要灭三族的,至少这个广汉太守是肯定当不成了,张肃非常害怕,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地位,他决定出卖亲弟弟,向刘璋告发了张松。

到了这个地步,刘璋终于忍无可忍,立马砍了张松,下令各地干部转变思想提高警惕,不能再把刘备当自己人。

刘备入蜀是怎么成功的

终于撕破脸了,不用再难为情了。刘备放下沉重的思想包袱,不再犹豫徘徊,部署进攻刘璋,动手干平生第一票抢劫活动。

刘备一决定动手,庞统就来精神了。他一连想出上、中、下三个计策。上计是挑选精锐,偷袭成都——冒险碰运气的成分太大,被刘备否了。下计是退到白帝城(今重庆奉节东),以荆州为依托,再慢慢进军——这样深入益州不就是白跑一趟,做了无用功吗?也被刘备否了。

最后刘备采纳中计。中计是先除掉白水关守将杨怀和高沛,然后收编他们的军队,以葭萌关和白水关作为据点,南下进攻成都。

这个计策的关键在于,杨怀和高沛两人会乖乖前来送死吗?庞统认为会,而且想好了技术层面上的操作方案:刘备先宣传要撤回荆州,让两人来送行,两人“既服将军英名,又喜将军之去”,一定会来。

人才就是人才,不服不行啊!事情的进展,完全在庞统的意料之中。

刘备斩杀杨怀和高沛之后,入据白水关,并且收编了刘璋的守军。

随后,刘备留中郎将霍峻率几百人守卫葭萌关,自己与黄忠、卓膺、魏延等将领统帅大军,南下进攻成都。